1812的7

Don't be afraid of the dark and cold...

Ragnarok

Being sentimental again.

【精灵宝钻】茜玛丽尔交响曲:未完成

现代AU,作曲家费诺,指挥家芬国昐,无CP意向不过见仁见智了…

费诺正在砸琴,当当当当,一屋子的东西都在跟着打颤,然后猛地一停,空气中还有嗡嗡的响声。
“这个不行。”他在自言自语,钢笔在谱纸上画,越画越快,到后来成了只有他看的懂的线条。“不,不,应该这样……”才写成一行,不满意了又整个划掉。外面有动静,开门,关门,脱下外套。费诺听不见似的。
芬国昐在那里皱眉,大概是听见了那些残留的振动。他们的琴房和书房在一起,音箱和CD只得放到客厅里去。芬国昐走进来,端着茶杯,胳膊底下夹着乐谱。
“你不觉得吵吗?”费诺问,也没从他的谱子上挪开视线。“还行。”芬国昐回应。费诺这才转过去看他兄弟一眼,又接着写写画画,...

【ACS/RothFrye】Beautiful ones

1

雅阁混帮派,打架斗殴,喝酒,翘课,半夜玩重机车,他的姐姐伊薇只有一点点担心他。他确实有些鲁莽和高傲,仅此而已,那片区的大学生们都这样。那晚雅阁在他常去的酒吧坐着,无所事事。演出的是个陌生的乐队,那阵很流行这种戏剧风格的摇滚,词句充满神经质的隐喻,腔调夸张。雅阁撇了一眼主唱,他的黑色外套里露出暗红的衬衣,右面脸上有一道伤疤,声音在乐队主唱里算不得好。

嗯,雅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。转过头去。半小时后主唱坐到他旁边,点上一支烟,带来一瓶酒。

“晚上好,”他说,给两人的杯子都倒满,“我知道你,黑鸦先生。”

雅阁皱眉,这是他还在几年前留下的痕迹。那时他带人干翻了对头时总会扔下黑鸦的名字,现在看...

【ACRG】弗兰肯斯坦

A fanfic of AC Rogue.  部分灵感来源于《弗兰肯斯坦》以及《热夜之梦》

1. 航海者日志

我记不得这一年之中都发生了些什么事,也许法国和英国的关系依旧恶劣,也许并不。总之在离开了家乡许久之后那片土地上的一切都会显得遥远而模糊,尤其是在当下这种温度极低,又缺少补给的情况下。然而所有人的热情并未减低,因为在许久的航行之后,我们离那片终年封冻的海域越来越近,周围的海面上开始出现一块块的浮冰,而后是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冰山,虽然它在水下的部分有其在上的九倍大。此地鲜少有人拜访,有用的资料少得可怜,我们只能从不多的航海地图和日志,以及船上老水手的经验中确...

stamping

23.01.17

最近事情很多还跳那么多坑,手头未结尾的稿子和未读完的书一堆,新的脑洞也不断往外冒。连着下了半个月的雪,昨天许久以来第一次出门,吹了两个小时的冷风之后,身心俱疲直到今天,情绪暴躁,吃饭的时候想摔筷子。
也许是因为风景实在是太好。

29.03.17

Allow me a little moment for sentiment.

10.04.17

月底的N2N,下月初TDV,买的书明天到,alles gut

29.04.17

在站台上等朋友。一个月的修罗场中间喘一口气。

04.05.17

N2N最后一场Pia生病演出取消,本来一部不太关注的剧霎时间想看得心里像猫抓。...

thoughts on AC3

AC3进度到第九章,Connor和haytham说出了刺客和圣殿一直为何争斗。刺客会全力维护自由 ,哪怕这自由将其带入一个失败的后果,但那遵从了当事人的意志;圣殿则会竭尽全力,确保事情按他们规划的合理方向发展,即使采用些极端手段。当二者都在理智冷静的人的引导下时,做出的选择一般会是相对正确的,而若一个少些无私和理智,多些贪婪和疯狂的人来领导它们,则自由变成混乱,秩序变成暴力。圣殿和刺客的终极目标并不是与对方争斗,而是将自己的信条带入整个世界。在不同的背景下它们维持着不同的平衡,和平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得以实现。二者终究还是现实中两种元素的象征。

插话:感觉haytham见到Connor开始毒舌本质...

(ACRG相关)醉舟 le bateau ivre

le bateau ivre … the drunken boat

Morrigan和Jackdaw拟人,题目来源于兰波的同名诗

  Morrigan从大楼里迎面走进冬天的风雪,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,来度过来到这座陌生城市的第一个黄昏。寒风让她的头发飞扬,深红色围巾上沾满雪花。远处的广场上有一个女人,坐在枯树下面的长凳下,周围落着一小群黑色的鸟。Morrigan走过去,那些鸟儿却在她接近的时候起飞,绕着长凳飞了半圈,穿过褐色的枯枝,直上天际。

    Morrigan停在了那里,正在犹豫是否要去道歉,女人先站起来,拍掉手上的面包碎屑。她穿着黑色...

[精灵宝钻 Annatar/Celebrimbor]How it began and ended

吸血鬼AU,有关初拥,不接受的请避雷,抱歉啦~

凯勒布理鹏试图将眼前的画面刻在心中永远不忘。曾经他两次这么做过,一次是他在祖父的工坊里看到刚锻造好的,闪亮的刀剑,另一次是他透过窗户,看到父亲的身影跨出纳国斯隆德庄园精巧的大门。这些画面属于那些重要时刻的记忆,正如此时,他看到的是垂着暗金色流苏的窗帘,它们遮盖住的幽蓝天际似乎发着微光。在它们之前,安纳塔的面孔和自己有着完美的距离,能让他在昏暗光线下显得格外美丽。

    然后安纳塔微笑,同时轻声说:“我亲爱的朋友,您听说过吸血鬼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我开始好奇了...

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入的是什么坑

12
©1812的7 | Powered by LOFTER